Antony Gormley──令人恐慌的雕塑

Antony Gormley──令人恐慌的雕塑

Antony Gormley──令人恐慌的雕塑

Antony Gormley的人型金属雕塑装置艺术展《视界 香港》,31件作品散落在中西区多幢大厦的天台与大街上,未开幕就引起一些市民的恐慌,以至报警。有认为这种恐慌侧面说明了港人对艺术的无知。

18年前,当艺术家把17件等同自身身体尺寸的雕塑──《Another Place》佔地1.75平方公里、最近与最远的雕塑相隔1公里,随着日出与落、潮涨与退,所有雕塑一致望向海平线,它们时而站立在沙滩,时而站立在浅水中,水位最高的时间,海平线只突出一个人头──装置在英国利物浦的海滩Crosby Beach的时候,同样引起了附近居民的恐慌与不满,以为有人要轻生跳海,以至报警。

如今,该件大地艺术被永久保留在海滩上,成为人们常去参观拍照留念的景点,附近居民也适应了与它们的共存与相处。它创造了集体记忆与公共性,成为了一件真正意义上的公共艺术雕塑作品。

在英国,Antony Gormley选择海滩,让雕塑面向海平线,大概是因为他明白到土地与大海对于英国人的重要性,它们塑造了英国文化的精神面貌与生活的价值观。海平线是天空与大海相遇的地方,也是相容消失的瞬间。海平线的背后,更象徵了超越此地此岸的未知与彼岸。一座座身体雕塑置立与交涉于大海,人又该如何立身于此生此地?

来到香港,Antony Gormley选择佔领中环,也是明白到中西区这个地方对于表达香港人与香港文化的重要性。中环的商业意识形态操控与形塑着香港人的主流价值观,它也使香港人的精神生活倾向不安与贫瘠。一个人若要望见海平线,就要攀爬至摩天大厦的最顶层,成为人上人。「我希望透过『视界 香港』鼓励香港重新思索,引领大家以一个更广泛的角度去思考人性及我们身处的地方。」他说。他明显观察到香港人生活的极度焦虑与压抑,就如一个个站立在摩天商业大厦天台边缘的个人,危险而渺小,一错脚就将跌个粉身碎骨血肉模糊。

而观看者、而地上的人不知所措,只有恐慌。一个不知情的路人,当发现摩天大厦的天台边缘站着一个人,能有怎幺样的反应吗?只能是恐慌。你能想像他或她说:「真有趣的行为艺术!」这样的话吗?幸好人们还会为他人的危险处境而恐慌甚至报警,而不是麻木的旁观者,而不是丧失道德的冷漠功利主义者。人们观看Antony Gormley的作品时还会感到恐慌的情绪,并非表现港人对艺术的无知,却正正说明香港人对他人的痛苦还是有感觉有知觉的。

在官僚怕事的此城,「合适」的公共艺术作品的前提是:「作品不可有被投诉的可能」。主办机构在预知一定会被投诉的情况下还愿意策划该展览,实在是值得表扬的勇气与骨气。Antony Gormley真不愧是大师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